記一下值得記的人與事

這天晚上,我在難民收容中心當值。最近抵達瑞士的難民數目已快到達有史以來的新高(與烏克蘭無關)。中心床位嚴重不足,儘管每天已經加緊轉移難民到其他省份的中心,到埗的人數仍然有增無減。

有一位說阿拉伯語的先生跟我說”我剛剛到這裡,請問可否給我基本洗漱的用品?” 我便二話不說到儲藏室每樣拿一份。看到架上的剃鬚膏,我猶豫了一會要不要也給他拿一份。因為大部分中東國家的男士都留著一臉鬍子,我又不知道男士們到底是怎麼保養鬍子,所以我猶豫了很久要不要給他。

我拿著一堆日常用品遞給這位先生,我問道”你的鬍子這麼長需要用剃鬚膏嗎?不好意思,我不知道你們男士們是怎麼保養的😅” 他看著我,說出了一個讓人心碎的事情。他說”我剛剛失去了我的妻子,她癌症病死了,我卻沒辦法見到她最後一面。從那天起,我便沒有再刮過鬍子了。我想要先留著,等情緒好一點了再算吧。謝謝你。” 先生說著,眼睛都紅了。

我也只能拍拍他的肩膀,跟他說我們都在。

最近跟難民聊天,大家都跟我說覺得自己被忽略。畢竟人太多,工作的人手也不夠,很難兼顧每一個人的需要。我們調解員也只能盡力聆聽每一個人的故事。我知道,他們不是要求有豪華套房,他們要的是被看待為一個跟你跟我一樣有故事的人。只要有人能夠將心比己,花幾分鐘聆聽他們的故事,他們已經非常滿足。

#雲妮莎瑞士日常#瑞士#瑞士生活

圖攝於難民收容中心,雲妮莎經常取笑調解員的白色工作服是和平的像徵。但其實很多時候難民都會把我們誤認為醫護人員。

移民路就如啞巴吃黃蓮,有苦自己知

圖攝於2015年上機前一刻,雲妮莎目前的體重已經是+10🤣

婚姻移民不似小朋友跟著家人移民般,從小進入當地學校接受教育。政府給予年輕新移民的資源也相對較多,要融入當地社會亦比較容易。反觀婚姻移民者,年齡大約二十尾三十有多,在原生地有穩定事業,要放棄一切移民有一定代價。除非本身的行業性質在外地較為有市場需求,而且不需要額外學習外語,否則離開原生地便等於要由零開始。

這六年間雲妮莎聽過不少歐洲人口中的”就業建議”。總是離不開清潔工,按摩師,護理員等工作。剛開始聽著會感到難過,好像自己以前獲得的資歴就這樣被沒殺並且不值一提。有一點要注意,我對這類辛苦錢的工作存萬二分敬意。但我更想帶出的重點是,當你設身處地代入對方的立場(同理心),一下子要由以前的文書工作轉為勞動行業,所需要的心理轉變是那麼巨大,這並不是一時三刻能接受的。相比起建議對方該做什麼工作,或許聆聽對方以前的工作經驗,並給予她的資歴一個認可的位置,然後聆聽她對人生有什麼願景來得比較實際。

記得有一位從剛果來的翻譯同事,她的正職是護理員。五十多歲的她時常說到:”想當年就業輔導服務不多,歡迎新移民的工作機會非常有限,要不然我一定不會當上護理員的工作。”她在家鄉擁有碩士學位,並曾在大公司任職大秘書,可是老闆的左右手。雖然她時不時會把這一個遺憾掛在咀邊,但她樂觀幽默的性格總能感染身邊的人。我問道: “若然這是一個遺憾,那麼你是怎麼樣能在現在的職位工作這麼久?”她說: “曾經有一段時間我感到委屈,畢竟我是有高學歷背景的人。直到一位朋友跟我說,所有職業都有共通點,只要在工作中找到能令你享受的事情,自然而然便成了我堅持到現在的力量。我是一個很樂於助人,時常想讓人開心的人。從護理員的工作中,能跟院友,同事們打成一片,是我最快樂的時候。” 聽罷,不知怎麼心頭暖了,像是得到了安慰。

在異國擇業過程不容易,或許你眼見朋友們都過得不賴,心中生了比較,覺得自己沒有什麼才能,又或許你有穩定工作,心靈卻過得像行屍走肉。無論如何,願你知道,當下只是一個過程罷了。人生的可能性無限大,當下的無力感可能正正是下一個轉捩點的開始。

Swiss Vapeur Parc 迷你火車公園

位於瓦萊州,鄰近水上樂園Aqua Parc的Swiss Vapeur Parc為大部分瑞士家庭假日一家大細必去之選。公園面積不大,但勝在野餐位置多,風景優美,大人小朋友只要一坐上迷你火車都會樂而忘返。對於香港人來說,這個火車公園未必吸引,但對於瑞士家庭來說,假日就是這樣,好好享受與小朋友坐火車野餐,講求的不是物質而是quality time。建議野心大的可以早上去完水上樂園下午再去火車公園,放電一流。

火車公園www.swissvapeur.ch

水上樂園www.aquaparc.ch

前園翻新完成!

話說前園本來係一遍頹垣敗瓦,雜草叢生,有日我地覺得前園咁樣白白浪費實在可惜,於是我地斷斷續續用左兩個月時間翻新。原本想請專業人士幫忙,但報價後索價3000瑞郎(約二萬多港紙)。心想租屋啫,唔洗咁揼本嘅😂 ,所以最後決定自己慢慢整。過程中最麻煩係清理雜草同唔想保留嘅樹木,樹根太深要清理有一定難度。然後要舖平地面,裝圍欄等。。。幸好得以喺大雨天前剛好完工。雖然唔係咩豪華裝修木地板jacuzzi,但小小嘅下午茶角落,飲下啡,用僅有嘅德文同鄰居伯伯吹下水,同路過嘅人打招呼,得閒剪下花草,也是一件賞心樂事。

瓦萊州隱世瑞士chalet (Mazot)

位於瓦萊州(Valais) Vercorin的Les Mazots de la Source是一所以傳統瑞士chalet融合現代室內設計風格的水療酒店。每一間木屋都有不同的設計。當中以過百年歴史的Le Romantique為最有特色。

另外Le Suisse設有兩張兒童床,洗手檯更搞怪以瑞士芝士火鍋造型為設計。

而今次片中入住的,為唯一一間設有私人按摩池的Le Pic,房間共三層,分別為地下睡房,二樓客廳及三樓浴室。老闆Stéphane每一次都親力親為接待每一位客人。酒店恬靜的氣氛真的能令人放鬆心情。唯一美中不足之處是酒店只提供早餐,而晚餐必須要到山腰的餐廳享用。其他房型均可以額外付費預訂按摩池及桑拿。酒店不定期亦有舉行身心靈retreat。

http://www.lesmozotsdelasource.ch

一個女車神嘅誕生

還記得17歲那年,老媽子叫我趕快考車牌,好讓老人家們出街食飯有司機開車,可以安心暢飲。我家住邊境地區,特別多貨櫃車出入。每天坐老媽子的車出入看見路況都嚇到怕怕,遲遲不願學車。

直到移民後,沒有車牌是非常不便。於是在射巴的威迫下,還是開始了P牌生涯。在瑞士考車牌一點也不容易,而且花費非常昂貴。如果你將會移民到瑞士,而你又有香港車牌,那請你記得來瑞一年內一定要做車牌轉換。你只需要考路試便可以換取瑞士車牌,若逾期便要從頭考,浪費不少精神心機。

瑞士考車牌有多煩?讓我來告訴你。

驗眼

考牌第一步先要驗眼。學神需要自行找視光師驗眼並取得一張視力證明。盛惠10-15瑞郎。

急救課程

驗完眼,仍未能夠坐上駕駛座學車。學神先要上一天半的急救課程。課程中會學到基本安全知識,心外壓,如何正確使用心藏除顫器等急救知識,盛惠150瑞郎。

筆試

完成急救課程後,便可以進行筆試。筆試以選擇題形式進行,考生需於45分鐘內,150條選擇題中答對至少135題。當年我買了電子版試題,不停重複又重複做,輕鬆過關。盛惠30-40瑞郎。

道路意識課程

領取學神牌之前,仍要多花兩晚共8小時上道路意識課程。導師會講解車的結構,如何調較行車鏡,座位高度,檢查車軚,引擎機油等等,亦會深入講解路權,路況評估等知識。盛惠250瑞郎。

道路實戰

過五關斬六將終於可以拿到學神牌,坐上駕駛座開車了!在瑞士,學神並不一定要全程跟師傅學車。學神練習期間只須有一位牌齡滿三年的經驗駕駛者在旁指導便可。雲妮莎因為對車零認知,而且學的是棍波車,因此一開始便是跟師傅學。師傅每小時盛惠約100瑞郎。期間射巴並沒有跟我一起練車,所以我拖了兩年共花約40小時即4000瑞郎學費才考路試。學神需要於發牌後兩年考路試,否則需要從頭再來。

路試

路試約45-50分鐘,學神需照考官指示駕駛到不同路段。盛惠約120瑞郎。雲妮莎不才,考了三次才合格。若考生三次都不合格,則需要見道路心理學家作心理評估分析證明考生有足夠能力應付路況。還好我第三次過了。。。

三年試用期

以為車牌到手便可以世界通行?車牌到手頭三年不可以犯錯,嚴重超速,醉駕當然會吊銷牌照,從頭再考。不過任何情況下,都不應該危駕醉駕藥駕吧。。。

L2課程

L2練習車場

2020年前考獲的車牌,需於3年內完成L2課程,而由2020年開始,考生需於車牌到手一年內完成。此課程為期一天,學員會於特設的車場中嘗試各種危險路況。導師會指示學員於安全情況下做一些危險的駕車示範。例如於濕滑路面以高速過彎,急剎等。射巴說那是人生中唯一可以體驗飄移的一天。另外,導師亦會講解危駕的後果及如何有效地慳油。這一天對於年輕駕駛者來說非常有警剔性。自2005年推出課程起,瑞士的交通意外數字有明顯下降。當天跟我一起上課的年輕人更說到課程提醒他們道路安全的重要性,因為倘若不幸地有意外發生,受影響的不只是自己,還可能影響一整個家庭。此課程盛惠360瑞郎。

由零考一個車牌,洗費約2000-5000瑞郎不等,視乎你有多熟練。 今年五月,我便完成三年試用期,將會獲得永久牌照。真的很開心,回想當年恐懼開棍波車,因害怕而流過不知道多少公升的眼淚,更曾一度以為自己要轉考自動波。。。種種經歷都成就今日的女車神。我不是道路炸彈,我是一位安全第一卻不婆媽的駕駛者。我為自己感到驕傲。

雲妮莎與智者們記事(二)- 護老院中卧虎藏龍

在註老人院實習的短短六個月,我認識到各式各樣的奇材,接下來讓我簡短的描述一下吧。

有一天,我如常地與一位院友做面談,這一位院友患有認知障礙不太能夠以語言表達自己,卻能一整天沉浸於繪畫當中。當時我們的會面亦有一位藝術治療師參與,為了營造輕鬆的氣氛,我們選擇於大廳的長桌進行。還記得當天天氣好得不得了,陽光灑進大廳,院友都各自找到自己的角落午睡。面談到一半,Y老太太路過偷瞄了一下這位院友的畫作,連連大讚她有藝術天份。

先形容一下Y老太太好了,她是一位穿衣有品味的女士,身穿正裝長裙配優雅的皮鞋,一頭銀髮梳理得非常整齊並蓄著髮髻。Y老太太看似跟其他院友有一點格格不入,因為住進護老院的院友大多是因認知障礙症或健康問題需要長期照顧,而她看上去蠻「精靈」的。正當我心中抱著疑惑的時候,身旁的藝術治療師輕聲說到Y老太太是輕度認知障礙症患者,病情還沒有到嚴重的地步,今天好狀態非常好。我見原本面談的院友正在專注繪畫,於是便跟Y老太太搭話。她滿臉驕傲的說到自己是一位秘書,曾代表國家/公司(這一部份我已經不太記得了)參加國際打字比賽並贏得冠軍。實在太利害了!

另一位F老太太也是神人一般的存在。她是一位在院中出名態度差的院友,長期卧床並患有人格障礙。她房間的𥦬戶總是長期關上,不透風亦不透光。每一個星期我都要追隨「師傅」來到這一位院友的房間做面談,而每一次我們都暗地希望F老太太主動取消會面。她是凡帝岡貴族,貴族的程度是常與當年的教宗一起飯的那種。礙於人格障礙的關係,儘管她知道我只懂法語,她亦會漠視我,並與「師傅」說著意大利語。有一次,她甚至跟「師傅」問道「這個人(我)是什麼?」。其實她是想問我是哪裡人,但卻以「什麼」來形容,又故意把我排除於對話中。她亦很喜歡問及我們的私人生活,「師傅」時常提醒她,希望她尊重我們的界線,亦請她要尊重我,講法語,並直接與我對話。對她的態度,我並沒有感到不高興,相反,我同情她的遭遇。身為貴族天之驕女,本應可以好好的活得像Twilight中的主角那樣吧(誤),卻因年輕時選擇了愛情,背棄了家族,隻身來到瑞士,後來卻又遇人不淑,做了單親媽媽,與子女關係很差。那個很有份量的姓氏到頭來一文不值。

探訪院友的時候,我很喜歡欣賞他們掛到牆上的照片。我很想了解他們年輕時的事蹟,並幻想著院友們年輕時的樣子,就像電影橋段中,院友們都忽然變成年輕的自己,在走廊中跟其他人聊天玩耍,仿忽又回了到過去。六個月的實習,我得到最大得感悟是,人生成就如何並不重要,健康才是能一直陪你到最後的財富。無論是有錢人或窮人,失去了健康,住進護老院,吃的是一樣的飯菜,睡的是一樣的床,𥦬外看到的也是一樣的風景。